首次高值医用耗材国家集采开标冠脉支架进入“百元时代”

发布日期:2020-11-30 10:44 信息来源:市公共资源局 浏览量: 【字体:  

今日(11月5日),备受瞩目的首次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在天津开标。作为推进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的首个产品,冠脉支架此番中标价格出现大跳水,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

国家医疗保障局提供的数据,本次集采共有11家企业参与投标,我国境内注册上市的26个冠脉支架产品参加。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95%。按意向采购量计算,预计节约109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集采现场采访时,大会报价环节一度引发会场外等待人员的惊呼。尤其是在有多家企业连续报出不足千元的价格后,人群中“太低了”“我们没听错吧?”等感叹便不绝于耳。更是有还没参加此轮集采的支架企业代表,带着提前打印好的表格现场记录报价,准备回去研究。

“降价到这种程度确实是没想到。”尽管此前已经熟悉了“4+7”药品带量采购情况,天津市胸科医院院长郭志刚还是颇感意外。在他看来,这体现了国家进行高值医用耗材市场改革的决心。与此同时,国家医保研究院价格招采室负责人蒋昌松告诉记者,继冠脉支架后,更多高值医疗耗材也将陆续被纳入集采范畴。

集采现场:企业报出低价引惊呼

自10月16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文件》(以下简称《文件》)后,社会各界便一直在关注着这场高值医用耗材集采。

按照《文件》规定,满足“申报价≤最低产品申报价1.8倍的”以及“申报价>最低产品申报价1.8倍,但低于2850元的”的产品即可中标。但银河证券此前发布研报认为,在国产品种已有10种,进口厂商存在一些老旧品种的前提下,基本不存在报价高于2850元还想入选的可能性。

今日(11月5日)上午8:30,《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位于天津陈塘科技商务区服务中心的集采申报信息公开大会场外看到,不少企业代表纷纷提前开始候场。按照集采组织方规定,每家企业可由两名代表凭借授权书及身份证明进入会场递交报价材料,上午10:00将现场公开申报信息。



一家国内企业的代表,将装有报价信息的密封文件袋拿在手中,不时与同事小声交流,记者看到他的文件袋上印有“将于10:00启封”字样。“再看吧,看结果。”对于企业即将提交的报价,这名代表显然没有十足把握一举夺标。

上午9:00,各家企业代表纷纷开始入场。有的没能进入会场的剩余代表则开始通过微信与处在内场的同事交流。一家本不参与本次集采的冠脉支架企业,也派出两名工作人员前来“观战”学习经验,神态竟不比已经进场的企业代表轻松。

在全部企业代表入场完毕后,由国家医疗保障局组织的全国各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形成联盟的参会代表,也在10:00前全部进入会场。随后,报价信息开始公示。

上午10:11,会场内第一次传出低于600元的报价,有场外等候的企业代表惊呼“报得太低了”“没听错吧”。但随后多家企业接连报出低于千元售价,这位代表在听到某家外企报出4500元的价格时再次感叹,这家外企“是不是要放弃了”。

“百元支架”明年可落地

与此前的“4+7”药品带量采购不同,本次冠脉支架集中采购数量,是根据集采联盟地区报送的采购总需求确定,共有2408家医疗机构参与,其中年采购量大于500个的851家医疗机构全部参加。

其中,首年意向采购总量达到107万个,接近2019年载药铬合金支架采购量(109万个),占2019年全部材质采购量(165万个)的65%。

据央广网报道,2019年全国使用冠脉支架约150万个,费用约150亿元,占到全国高值耗材总费用的十分之一。如此庞大的市场,让每家参与报价竞标的企业都不敢掉以轻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就在开标前,关于国外冠脉支架厂商是否会跟进匹配国内厂商的报价,外界曾有不同看法。此前药品全国带量采购过程中,就曾有跨国药企携原研药弃标事件发生。而对于国内厂商,降价似乎已成为几家公司的必选项,甚至相关公司的股价还曾出现集体走跌。

“那两条中标规则实际上对我们是没有意义的,真正有意义的就是报价排多少名。”山东吉威医疗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威医疗)一名代表告诉记者。随后记者注意到,吉威医疗在会场内报出了当天的最低价——469元。

上午10:51,全部企业报价信息公示完毕,会场内传出掌声。记者没有第一时间拿到正式拟中标信息,但结果已经写在了场外等候的各家企业代表脸上。

据国家医疗保障局提供的数据,及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公示的拟中标信息,本轮冠脉支架国家集采,共有11家企业参与投标,我国境内注册上市的26个冠脉支架产品参加。通过竞争,产生拟中选产品10个,分别来自吉威医疗、易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微创医疗器械(集团)有限公司、乐普(北京)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金瑞凯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万瑞飞鸿(北京)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共6家国产厂商,以及2家外资企业美敦力、波士顿科学。

在中标价格方面,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医疗机构临床常用的主流产品基本中选,覆盖医疗机构意向采购量的70%以上。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95%,按意向采购量计算,预计节约109亿元。预计全国患者将于2021年1月用上国家集采降价后的中选产品。

“结果非常理想。”天津市医疗保障局副局长张铁军在接受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张铁军谈到,高值医用耗材的治理是改革的深水区,也是一块硬骨头。本次冠脉支架国家带量采购,在往年各地积极探索的基础上,与生产企业、医疗机构、患者、专家学者都进行了充分沟通,慎之又慎。

企业的参与度如何?企业在价格竞争过程中是不是真正把价值和价格全面的一致化?价格相似时中宣规格会不会出现冲突?针对上述问题,张铁军介绍,集采组织方都做了充足的预判,最后的过程是井然有序的。

高值耗材市场迎变局

“降价到这种程度确实是没想到。”尽管此前已经熟悉了“4+7”药品带量采购情况,天津市胸科医院院长郭志刚也还是感到出乎意料。与此同时,对于普通患者而言,当原售价过万的冠脉支架,未来以百元的价格被提供时还能否安心使用?

张铁军介绍,“企业在产品的生产过程中要接受严格的监管,还要遵循相关的质量标准的要求,所以产品的质量不会降低。特别是它(冠脉支架)属于第三类的医疗器械,监管的力度只会比过去加强,不会减弱。”此外,“中选的产品都是经过市场长期运行使用经受了考验的成熟产品”,张铁军对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产品大幅度降价的冠脉支架厂商来说,无论本次集采是否中标,日后行业的游戏规则,或都将面临着转变。

对于外企而言,有企业选择跟进匹配国产厂商报价最终中标,亦有企业仅仅小幅度下调产品价格遗憾出局。奥咨达医疗器械服务集团市场总经理詹金城认为,外企很多在国内占有很大的市占率,“如果整个都放弃,他们的营业数字会减少太多财报很难看,故此次很多的外企都是为了不让财报影响股价太多而竞价”。

而对于选择维持价格体系的外企,詹金城分析称:“他们可能有另外的选择,(集采)产品已经都是很成熟的产品,他们早就用其他新材料进入国内市场,如可降解医材或是不同药的涂层,所以此次竞价产品对他们企业来说并不是占很大的比重。”

与此同时,一家参与本次集采的本土企业代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企业其实都面临一个转型的问题,很多国内企业只有这一个产品,丢了就全部丢了。”对于集采外市场,该名企业代表则明显信心不足:受疫情影响,市场“留的空间不大,集采的量首先要完成,这部分量可能偏高”。

此前,曾有企业表示,本次集采产品占公司营收比重不高,企业未来将主推包括可降解材料产品在内的中高端产品。对此,天津市胸科医院院长郭志刚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可降解支架有特殊的适应症要求,并非所有患者都适用。而上述本土企业代表则认为,企业未来主推高端产品“是有可能的”,具体则要看医疗机构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的选择。

在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看来,集采还能够为企业节省销售费用,净化行业生态,做到让行业完全基于产品质量价格、性能和创新健康成长。

有意思的是,就在天津高值医用耗材国家集采会场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遇到了国内一家医疗器械物流公司的多位人员,对于前来的目的,他们直言不讳——寻找新的市场合作机会。未来,由于集采将进一步压缩高值医疗耗材企业的盈利空间,现有的层级代理商模式也将随之扁平化,流通企业有望直接对接器械厂家。

“我们将进一步地明确,流通企业要尊重中选的生产企业的选择,由生产企业选择流通企业,或者叫配送企业去实现产品的配送到医疗机构,提供给患者使用。”张铁军介绍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